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天天看书网 > 都市 > 无敌属性超人的副本诸天 > a00783 睥睨大唐158

无敌属性超人的副本诸天 a00783 睥睨大唐158

作者:燚度新势力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12-17 06:54:34 来源:泡书吧

一条如真似幻的金色巨龙张牙舞爪地直向他狂嗜过来。

巨龙犹如携带九幽地气一般强大威猛,其来势已超出人类可以抵抗的范围!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生死关头,宋师道心念‘九字真言’双手翻飞,如电变化。不动根本印、大金刚轮印、外狮子印、内狮子印、外缚印、内缚印、智拳印、日轮印、宝瓶印,电光石火间,九印循环,无始无终,形成一个大圆满的神奇整体,与宋师道心意相依,意兴神会。长生真气随着手印于宋师道奇经八脉中做出不同方式的集结,凝聚成一堵有实无形、宝光四射的圆形气墙。

“轰!”

震天动地的巨响声中,金色恶龙形象消失于无形。

周遭恢复平静。

宋师道定睛望去,只见身前数丈外,席风背后的皮囊已经打开,其右手握着一支闪烁着诡异金芒的长枪,目带惊讶地望着他。

那是一柄不知什么材料打造而成的金枪,长约一丈一,一条栩栩如生的蛟龙盘旋于枪身,螺旋而上,龙头处与枪头完美的衔接在一起,形象狰狞恐怖,宛如活物一般。那在月色映衬下明晃晃的枪头足有一尺半长,尾部还有一个做工精巧的放血槽。

最为吸引宋师道注意力的是枪身所散发出来的那股足可令鬼也惧,神也惊的死亡气息,那恐怕至少要吸食过上万人的鲜血,才会暴出如此可怕的死气与凶性。

席风缓缓道:“老人家竟然可在眨眼间接下席某人‘烈风八击’中的两击而面不改色,虽死亦可无憾了,请再接席某剩下的六击。”

宋师道心中暗暗叫苦,实际上他是经脉紊乱,真气翻涌,气血逆流,面具下的俊脸痛苦得脸青唇白,全身似乎都要散架子似的,别说再接烈风一招,便是随便来个九流人物,都可以轻松杀掉现今的他。

烈风冷笑一声,气势再聚,道:“老人家准备好了吗?”

焱飞煌奔了小片刻,就见前方现出一群人影。

奔在最前方的是手持长剑,狼狈逃窜,发髻凌乱,衣衫破碎的两个女子。

其中一个是本该在城外的独孤凤,另一个赫然是‘长江联’的当家郑淑明。

后面最少有不下几十人的男女狂追不舍,不用脑子想也知道是在追杀独孤凤与郑淑明。

焱飞煌化作一缕青烟,直插入两拨人的中间,负手傲立。

独孤凤一见焱飞煌,心中大喜,但她依旧没作声,因为她还以为焱飞煌的身份尚未暴露。娇喘吁吁的郑淑明一见焱飞煌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再看到独孤凤欢喜的表情,立即想起眼前这熟悉的背影便是半月前在上雍义助过自己的陌生男子。

后面追击的人势头较猛,前方突然拦路的,倒是引起他们一阵骚乱。

焱飞煌冷眼一扫,发觉原来是阴癸派的人,其中大部分高手都在。

站在最前方的是几个女子,其中几人是焱飞煌认识的,分别是婠婠、白清儿、闻采婷、还有那个当日击杀边不负时见过一面的银发女子,另外还有两个年纪在三十岁上下,艳光四射,面覆重纱的女子。这么多美人站在一起,只教天上的星月亦为之失色。而这几女身后的几十个劲装配兵大汗,各个都是身材雄伟,太阳穴高鼓,显然也不是弱手。

对方一群人站稳,白清儿一见焱飞煌,当即一呆,随后娇笑了笑道:“清儿见过公子,襄阳一别,公子别来无恙?”

焱飞煌眉头大皱。

按照他从尤鸟倦那里得到的消息,知道岳思言,也便是易容后的他的真实身份的人,此刻应该还不多。既然阴癸派的大敌尤鸟倦知道了,那就说明李元吉勾结上了安隆这一伙人,如此一来,李元吉就无法再去勾结阴癸派,那么,白清儿是如何认出他的?难道是婠婠?

这个怀疑绝对是有理由的,毕竟婠婠的最高理想便是中兴魔门。

焱飞煌没理会白清儿,只是将灼灼目光转向婠婠。

轻纱薄裳在夜风中飘舞,曼妙体态尽显无遗的婠婠盯着焱飞煌,美目凄迷,神色幽怨,不复素常的冷静。

焱飞煌皱眉正待再想,就听得白清儿又道:“清儿知公子怜香惜玉,但你身后的二人乃是我们必杀之人,请公子勿要多管闲事,以免惹祸上身。”

焱飞煌嘴角逸出一丝冰冷的笑意,缓缓道:“你知道她们是我什么人吗?”

随即突然暴出一声大笑了笑道:“竟然还有敢威胁我焱飞煌的,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对面几十人面色皆是沉冷地盯着焱飞煌,仿佛要吃掉他似的。

白清儿又柔声道:“我等皆知公子本事通天,那清儿就自做主张,只要公子答应我们在襄阳提的那个合作事宜,我们今日就不在追究她们二人,如何?”

焱飞煌突然想明白了,原来婠婠并没有出卖他。因为如果婠婠要出卖他,那么白清儿不可能不知道‘邪帝舍利’早就在焱飞煌手中,否则哪里还用说什么去长安后,允许她们从宝库中取走一物这种交易?

焱飞煌歉然地望向婠婠道:“婠儿,是我不好,刚刚怀疑你出卖了我,对不起。”

婠婠勉强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始终不开口。

其他阴癸派的人倒是觉得焱飞煌莫名其妙,临开战了还调-情?

焱飞煌不答白清儿的问题,又问道:“最后一个问题,谁指使你们的?阴后在哪里?”

这是他一直以来的疑问,祝玉妍绝不可能主使她们做这种事。

婠婠突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身形一闪,飞快没入夜色中。

焱飞煌只觉得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可脑海中却无缘无故地泛起一种前所未有的不安感。

对面几女皆是不语。

独孤凤突然道:“大哥,便是她们要杀郑当家,你不要放过她们,如果不是人家今晚想来城里找你,恐怕郑当家早被他们杀了。”

焱飞煌扭头问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郑淑明刚刚听到焱飞煌自报家门,就呆立当场,不知所措地望向他的背影。突然被焱飞煌一问,忙回过神来道:“奴家本来要离开成都,在城外遇到一家三口人被她们追杀,那家主韩泽南给了奴家一个帐本,要奴家快走,哪知却被她们追上,手下全都死光了,帐本也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可她们还是死追奴家不放。”

焱飞煌单手托起下巴,自言自语道:“韩泽南,韩泽南,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

良久后,焱飞煌才大叫道:“我记起来了,韩泽南是为香家管理所有往来账目的人,他妻子叫什么来着,原本出身阴癸派,更是阴癸派指定与香家钱银上往来的人。魔门的两派六道,大多与香家关系密切,香家要他们在武力和政治上的支持,而魔门诸派则倚赖香家财力上的供养,形成一种互惠互利的关系。香家更是魔门的耳目,助魔门诸派收集各方情报。他二人由于不时接触,日久生情,到他妻子有了身孕,此乃阴癸派的大忌,他们只好立即逃亡,隐往巴蜀。”

阴癸派众人一脸惊骇的神色,这么机密的事情,连派内地位不够的人都是不清楚的,想不到焱飞煌竟然随口就说了出来。

闻采婷接口道:“公子既是我圣门中人,为何处处与我们作对呢?大家合作,光大圣门,不是再好不过了吗?”

焱飞煌笑了笑道:“我这魔门‘邪皇’自然不是白道中人,但你们的行事方式,我也不赞同,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是了,韩泽南夫妇不会早被你们抓住了吧?就我所知,香家与你们早脱离了关系,你们为什么还如此为香家办事?”

对面没人回答他。

焱飞煌无奈一笑:“焱某有个不情之请,请将韩泽南一家交给我,日后我必定重谢各位。”

韩泽南位于香家这么关键性的位置,可令焱飞煌掌握香家整盘勾当的虚实,再一举把香家瓦解。侯文卿的大仇更可得报,这么好的机会,打着灯笼都难找。

白清儿身边蒙面女子冷哼道:“公子莫要欺人太甚了。”

焱飞煌道:“那你们想怎样?”

那女子道:“你如果可接下我们合力一击,答应你又如何?”

焱飞煌笑了笑道:“在下不会还手,各位请,千万不要留手!”

那女子心头大喜,焱飞煌虽传闻厉害,但这么多高手合击,如果能除去他,那日后阴癸派也会少一个大敌。

白清儿却是秀眉轻蹙,她认为焱飞煌绝不可能轻易做出许诺,尤其当日他亲眼见过五个当世高手围攻焱飞煌,都被焱飞煌打了个落花流水。可事情既已经定下,也只有出手了。

接连而起的娇喝声中,几女与身后的一众高手飞身而上,掌,指,拳,带,剑,刀,斧,一起轰上了双手负后,悠然望月的焱飞煌。

郑淑明不忍心地闭上双眼,独孤凤倒是看得津津有味。

巨响声不绝于缕,一轮狂轰滥炸后,众人飞退,呆立当场。

焱飞煌依旧是那个悠然的姿势,除了衣衫破碎外,没一丝变化。

焱飞煌耸了耸肩膀道:“请带我到关押韩泽南一家的地方吧。”

阴癸派众人无奈之下,只好带着焱飞煌向他们的秘密据点走去。眼见焱飞煌的强悍,他们哪里还敢反抗!

阴癸派众人走在前头,焱飞煌与独孤凤,郑淑明二女跟在身后闲聊。

问起郑淑明此次来成都之事,郑淑明吞吞吐吐道:“这乱世之中,谁都想傍上一棵大树,奴家这次来本是打算要见多年好友,也便是宋阀的大小姐玉华的,想托她帮忙说一下,奴家以后带着‘长江联’归附公子,岂知解堡主三番两次以玉华生病为理由拒绝了奴家,奴家没办法,只好回去,谁知遇到了这种事。”

焱飞煌心中失笑,对她道:“郑当家怎么会想到归附我?焱某现今的实力其实算不上强的。”

郑淑明道:“公子叫我淑明就可以了,奴家只是认为公子最终会得天下,至于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自己也不清楚。”

焱飞煌贴上她的小耳边,轻声道:“那就多谢你的厚爱了,实不相瞒,玉华现今就在洛阳,解晖为了怕消息走漏,只有放假消息不让你见她了。”

郑淑明骇然地扭过头来,樱唇正好与焱飞煌的大嘴一擦而过。

两人皆是一愣。

气氛登时尴尬起来,郑淑明羞得粉面通红,低垂螓首,一言不发地前行,焱飞煌则是尴尬地挠了挠头,幸好在前方监视阴癸派众人的独孤凤后退几步,才把话题扯开。

不片刻后,一行人来到城东郊区的一处荒废了的房屋,在地下一连串密室中的一间内,焱飞煌见到了被关押的韩泽南一家。

白清儿打开牢门,里面走出一家三口,男的似是个读书人,女的秀丽端庄,夫妻都是二十来岁的年纪,带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那小孩生得唇红齿白,眉清目秀,非常精乖,一双黑白分明,不染半点成人浑浊之气的大眼睛更是闪闪生辉,好奇地顾盼。看他们的模样,显然只被抓近来很短的时日,否则定会很狼狈的。

焱飞煌简单交代几句,独孤凤不敢胡闹,只好顺着他的意思,先护送韩泽南一家与郑淑明到飞马牧场,再转向洛阳。而韩泽南一家听到是焱飞煌救了他们,当下磕头感谢,把焱飞煌闹得也很不好意思。

所有人离开后,焱飞煌拉着不明因此的白清儿来到牢房一角,低声道:“你师傅现今在什么地方?”

白清儿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写满了疑惑,显然不知道焱飞煌这一问的具体意思。

焱飞煌正要再开口时,长廊口处响起喊杀声,白清儿脸罩寒霜,不发一言,飞身冲了出去。

来到地面上时,只见在星月与灯火的照耀下,前方的一大块空地上人影晃动,刀光剑影,乱成一片,你追我逐下,一时都弄不清楚来了多少敌人。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